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

西方憑什麼

每天上下班搭公車通勤,都會看書打發時間,滑手機的話字太小,聽音樂的話公車太吵,發現看書還是最理想的。剛好公司又有借書制度,能看的書多不少,最近看完的是這本<西方憑什麼>,來寫篇心得感想。

<西方憑什麼>想要回答的是一個存在百年的謎題,1840年的甲午戰爭,為何是英國打贏中國,是西方打敗東方,而不是中國艦隊來到泰晤士河大敗英軍?這個問題看似簡單,因為英國發動了工業革命,但若接續問:為何是英國而非中國發動工業革命,可就沒那麼容易回答了。
一般面對這個問題有兩種答案:古早決定論和一時碰巧論。
前者就如<細菌、槍砲與鋼鐵>一書的論點:因為西方條件硬是比較優良,有更多大型動物提供獸力,有更好的氣候,更好的地形,因此發展較為迅速;或者有些論點覺得西方人比較聰明,注定就是西方要發動工業革命;一時碰巧論則認為西方只是一路運氣好,東西方同樣有機會發現新大陸,只是西方運氣好;東西方都能發動工業革命,只是西方運氣好。

作者的立論則認為兩種都不對(當然,不然他寫書幹嘛),作者在前兩章,先回答一個問題:何謂超前,先回答何謂領先,才能評斷領先的原因,否則問西方何以超越東方只是在打高空。
由於過去的狀況都需要用考古跡證來反推,時間會洗掉一切細節,放大反推的困難,又如發掘到文化遺跡,又要如何從文化去分辨優劣?要來辯論拼音字比方塊字還要先進嗎?這種東西根本沒標準答案。
作者選擇了四個指標,都是足夠反映社會強度、容易量化比較、從考古、歷史文件容易推算的項目,包括:地區最大城市人口數、社會平均取用能源、最大軍事能力、資訊處理能力。四項指標多少有點相關,要取用足夠的能源(包含從食物攝取能量)才有多餘的能量分給城市人,有足夠的人口才有足夠的軍事力,足夠資訊處理能力才能撐起大城市。
作者將這四個指數套到東西方文明上,畫出東西兩文明的量化社會發展曲線,這和我們用歷史常識畫出來的曲線驅勢差不多:一如東方從遠古一路上升到漢,五胡十六國時期下跌,唐宋升高,滿清帝國又再次上升,直到近代工業革命後呈指數上升。
作者由兩條曲線,驗證古早決定論確實有其根據,因為西方從美索不達米亞開始,無論是聚落的形成,農業的發展,城邦與國家的興起造成的分數上升,都領先東方 2000 年以上;但也有足夠的證據反駁古早決定論,例如唐宋時期東方一路超過西方,西方要等到東方滿清帝國時代,工業革命前夕才再次超車。

作者論點也很常識:大體來說社會發展伴隨著人口上升,引發資源短缺與社會動盪,各個國家都有發展天花板,如漢朝、羅馬,都無法突破發展天花板而面臨下跌,但若抓住時機突破天花板,無論是取用全新的資源,制度上的變革,突破之後就能再次引領上升,例如晉將長江一帶開發為沃土,成為唐宋盛世的基礎;工業革命解放化石能源,其成果自不待言。
作者多少也是抱持古早決定論的,西方之所以能搶先發現美洲,建立大西洋經濟圈,純粹就是大西洋比太平洋還要窄,西歐又有繞過威尼斯、土耳其到印度的動機,如果給東方多個兩百年,也許也能建成太平洋經濟圈,發展工業革命,當然歷史不會有如果,搶先解放化石能源的西方自此統領世界到今天(作者持悲觀論,因為沒有動機,就算沒有西方打擾東方也要許久才會嘗試橫渡太平洋)。

我認為作者在本書最大的貢獻,在於提供一個足夠客觀的量化證據,讓古早決定論或一時湊巧論,都能在這個量化證據上進行辯駁。內容反而不那麼重要,剩下幾章作者都在說故事,將他的論點代入歷史證劇,還原當時的社會概況,可以當成小說一樣讀過去。
最後一章作者試圖預測未來世界的走向,以及西方是否能持續領先,但呈現出來的效果比較像「我大膽預測,明天的股票不是漲就是跌」過去各文明都曾在不同的地方遇上瓶頸,誰能預料現代社會不會在 1000 分遇到另一個上界?從分數可以看出古文明遇上什麼困難,卻無法預知未來,飢荒、天災、戰爭、疾病一直是歷史上的常客,受惠於科技進步,這些問題看似都能解決(也許因為人類的愚蠢,戰爭例外),但又有誰能預測下一場巨大災害?人類歷史大多都是矇眼爬山,在無限的未知中尋求道路,然後祈禱老天保佑,現在也差不了多少。

看完本書籍是有些感想,首先如作者所言,英雄和天才並不存在,社會的發展基於社會集體,找個社會隨機抽 100 人出來,各類型的人的比例都差不多。工業革命之所以在英國,並不是瓦特有三頭六臂,而是英國社會正好在煤礦坑排水問題上,需要比獸力更高階的能源,鐵器製造和生產也正好跟上蒸氣機所需;前導的科學革命也是因為當時跨大西洋經濟體成形,需要新的知識來解決全新的問題,例如在海上測定經度,需要以機械化、科學化的方式去觀察自然的運作。
歷史就是一連串的見神殺神、見佛殺佛;何以秦朝和羅馬幾乎在同時出現君主集權的國家?為何春秋和希臘的哲人們,會同時發展出眾多不同的治國思想和哲學?明鄭和西歐會同時向海洋前進?為何阿拉伯會在天文學上保持領先直到 16 世紀?
愛因斯坦不會比亞里斯多德聰明,張衡也不會比沈括差太多,社會遇到什麼問題,大家就努力突破,僅此而已。
所以說,問對問題,創造解決問題的環境,比生出一個兩個天才更重要;隨著社會更複雜,未來更重要的是組織和打群架,不要期待天才解決問題,一個人甚至一百人都不是關鍵,組織和環境才是;同時不要害怕嘗試,舊方法解決不了新問題,嘗試新方法、新制度才有突破的可能,曾經我們以為採集勝過農業、以為分封勝過帝制、以為女性應該關在家裡不事生產,如今都在實驗之後被證明優劣,裹足不試的國家無法引領未來。

另外,我曾經聽過許多都市傳說,主張人類文明的跳躍,都是由外星人帶來,像是金字塔、積體電路、IBM 5100 等等,實際上歷史和文明都是一層層的累積,就如同考古的沉積層,從底層的石器到淺層的鐵渣,只不過越接近現代,累積愈為迅速。
重大發明看似跳躍,但我們仍能從小型、中型、大型金字塔;從一開始的鍺電晶體、矽電晶體到積體電路,看到背後的進展歷程和解決思維,瓦特也不是發明蒸汽機,而是改良無效率的蒸汽機(Miner’s friend),所謂外星人的巨大黑石板,純屬無稽之談。

這裡也能延伸兩個想法,第一個是所謂的<全新工作>,農場文常說未來十年會有多少工作被消滅,認為現在人應該為明日的工作做好準備,但現在我覺得:所有的全新工作,其實都是基於現有工作難題而來,資料科學是要處理從雲端服務收集到的大量資料,積體電路是為了解決大量電晶體生產除錯困難的問題;沒有所謂的為未來工作做準備這回事,預測未來工作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舊有工作做到最好,解決痛點時就成為新的工作了,連現有工作的痛點在哪都不知道,以為新工作會突然噴出來,無異守株待兔。

第二就是所謂的彎道超車,最近中興晶片事件鬧得很大,正顯出工業革命以降,歐美累積出的知識、技術和資本是如何的深厚,近二三十年中國的快速成長和歐美的金融風暴,再再都予人西方已日薄西山之感,但現實正好相反,人們(有時包括西方自己)都很難意識到西方手握的資源是何等龐大,即便西方成長率不如東方各國,乘在巨大的基礎上,還是能不斷保持領先。
翻翻中興相關的文章就能看到,美國的科技大廠一年砸了多少錢去做研發,藉此保持在技術上的領先,技術上面又有連帶的生態系,光一條鏈就把你壓的死死的,超車何等困難。
當然這樣還是太悲觀了,其實現代社會產業鏈之複雜,在林林總總的產業總有不同的問題等待解決,只要能在一個領域把事情做好,就有領先的可能性,好比如台積電把做晶圓製造這件事做到最好,假設我們先不想要在整個科技領域上全面性的超車,只要加入世界產業鏈裡面,到處都有小螺絲的位子(好吧也許這對某些國家來說有些困難)。

如果真的想要在領域當霸主,也不是這樣喊打喊殺就能成事,而是耐著性子去重新打造輪子,重打輪子不是隨便打,他們一定是看到需要更好的地方:ARM 提供嵌入式系統更省電跟精簡的設計;LLVM 提供更模組、更有秩序的編譯環境;Mozilla Servo 大量使用 06 年後 CPU 平行化的功能,加速網頁瀏覽;總是有那些小小的利基點,能夠做出一點點的差異,讓後繼者在某些領域茁壯,進而挑戰現有霸主的地位。
當然可以聚焦在現有系統的微幅改進,不敢去想下一代的東西,只是這樣註定做不出 ground breaking 的東西;等到 ground breaking 的東西出來了,驚訝之餘也就只能徒呼負負了。
重新打造輪子必定是個死傷泰半……不!是個<只有一位能活下來>的行為,但即便是最後沒人用的輪子,也會在打造的過程中習得<如何打造輪子>的技能,也許某一天這項技巧就能用來打造出真正能用的輪子;真的就是那句「豔陽高照,練兵完畢」,連兵都不想練,哪能期待看到豔陽?

本來想打個簡單的心得,結果不小心打了超長一篇……,混合了書本介紹、心得和一些過去的發文。
這本書以知識密度上來說有點不足,其實沒有很推,由於我們本身熟於東亞歷史,全書一半的內容只是稍稍重複課本內容,如果真的有閒的話,拿來當故事書看看,溫習一下中西歷史也不錯就是了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