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2014年5月5日 星期一

我的核四見解

好啦我先說,我寫這篇文已經抱持著被戰爆的可能了,特別是我記得我FB一直都保持擁核的態度,然後有一次在一長串的討論之後,我朋友就發了個推文「擁戴科學的人,理應謙卑的面對質疑,不要把所有假設都以為是理所當然/我只是覺得擁核方的態度有點討厭」

嗯嗯啊啊O_O,我只能弱弱的OS「我尊重你,你尊重我」啦,畢竟對方是電力組博士,而且這個發文自己跳出來回好像有點自己跳出去被打臉怪怪的。

--

好的,那麼我們開始吧。
從科學面來看,我對核能是持樂觀態度的;對核四,我則認為需要評估。

首先是核能,一直被戰的高階核廢料問題,並不是沒有方法解決,做成MOX燃料或進發展中的反應爐反應到半衰期短的廢料即可;我說目前高階核廢最好的處理方式,就是目前溼式的處理方式,靜待更新的處理方式出現;或者等到阻礙處理的政治問題解決。

至於核四,我認為工程上的問題,終歸有工程的方式來解決。
http://www.taiwan-panorama.com/tw/show_issue.php?id=199658505076C.TXT&table=0&h1=6YCP6KaW6LKh57aT&h2=5YWs5YWx5bu66Kit
可以參考這篇文章,看看阿扁總統(我記得我看完這篇之後超佩服他的)如何整頓台北捷運,讓它恢復上線。

即便是蓋得亂七八糟的木柵線,還是有適當的方式;如果帽梁出現裂鏠,可以透過覆鋼板解決;對安全系統有疑問,可以不斷的進行測試;這一切都是風險與後果的評估。

以飛安來比喻的話,現在全球平均一天有80K航班在飛行,例如馬航事件的風險事實上是以百萬分之一的等級(甚至更小)在算的,因此我們假定搭飛機是很安全的。或許有人覺得拿飛安比核電,實在是打火機比手榴彈,我覺得只是風險層次不同,概念是一樣的,更高的風險,就要更高的安全規格。

從技術角度來說核四的安全風險是可以評估而最小化的,同時工程上也有檢測的方式,我認為這是我擁核甚至擁核四的論點。
圍阻體裡面出現保特瓶,可以打掉重建,只要檢測得到同樣工程強度。
你怕高鐵出軌,你可以先跑三個月試試;核四你怕它會爆炸,讓它先測試一年再用最低功率試轉三年呢?這樣餘熱發生危險的機率也小。

如果「假設」核電廠最終一定要爆炸,那我們現在就要把所有的核電廠停下來,任何技術的討論都沒有意義。就像如果我們認為飛機很危險,那現在就該停飛所有航班改搭客輪(你這樣說歲月號怎麼辦?)。

喔然後我知道我寫到這裡一定又要被罵了,先別急,我還沒說完。

上面這些內容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:信任。
我只談科技,但現實的工程能不能跟上設計?沒了這個,上面一切都是白講。
「陳椿亮將捷運局一切資料公開,並開放記者全程旁聽採訪,還要求同仁做百分之百的配合。陳椿亮心裡始終堅信,捷運是「真金不怕火煉」,希望大家有一個公平的對待,還捷運局一個肯定。」現在政府能做到這樣嗎?

從政府現實面來看,我認為核四已經無法運轉了。
http://www.ptt.cc/bbs/Gossiping/M.1399040614.A.79C.html

這一切都是信任問題,這個政府跟工程品質可信嗎?政府你拿什麼說服我工程品質可信,馬路嗎?你為什麼不去吃屎?現在政府做得最好的不就消波塊(誤)?
簡而言之,無論從生活經驗、新聞、流言蜚語,我們不相信政府的施工品質;何況還有一個常識上我們覺得工程品質(特別是馬路Orz)遠勝於我們的日本,儘管事實上日本對核安的要求在東日本大地震前是不及台灣的。
現實上我會支持反核團體持續對政府施壓,作更完善的安檢,把一切資料公開出來,讓全民去檢視、抉擇,每個人都有不同風險的接受線,也許我比別人低了一點,我對台灣的工程水準信心比較高,這沒什麼對或錯的問題。
但當核災的後果已經放到很大,已經到了風險必須小到幾乎達不到的境界,要通過進行商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結語我會說:「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」
核四問題怎麼解?球在政府手上,陽光照亮核四,核電才有希望。
偏偏台灣政府一直覺得嘴砲才是最好的消毒劑,結果口水裡一堆細菌,愈講愈髒。
或許這是我送給核四的訃聞?

--

好不容易打完,我要睡了。
是說我在打這篇之前,隱約覺得我寫過核四相關文章,一查之下果然有lol。
http://yodalee.blogspot.tw/2013/03/blog-post.html
這個現在拿出來是老調重彈,我也覺得最近大家已經不會再亂轉貼奇怪的嘴砲了,大概是這篇文有它的效用(自我感覺良好中)。

參考資料:
1. 全球航運:
http://www.fdsm.fudan.edu.cn/emba/secondclass/Show.aspx?ID=ada40770-2fee-43c2-83b5-beb907f6fd0c
好啦其實這個資料不算太重要,事實我們對一些事都有奇怪的連結:
例如最近實驗室的同學與學長們正在準備去美國旅遊參加conferencepaper(註:好好喔T_T),選飛機的時候,有像是華航、長榮、Delta(?)之類的選擇,學長一口就咬定不要華航,原因是華航曾有「四年大限」的都市傳說,還外加那霸空港的意外。
好但是最後一次四年大限已經是12年前的事,那霸空港意外證實是波音的問題,可是大家還是不搭華航(何況長榮好像還比華航貴),潛意識裡,華航的意外造成現在對華航飛安的不信任。
說福島爆了所以核四也會爆,某種程度跟這樣的連結差不多,直接無視兩個核電條件有多不同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