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1日 星期日

<令人難以理解的軟體工程師生涯>心得

先前在 Facebook 上面看到這篇文章(因為怕有人沒 Facebook 權限,所以貼關鍵評論網的轉載),看了看有些心得,就打在這裡:
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91122
話說回來,我看了關鍵評論網的引言<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>,還是不知道它想讓我知道什麼……。
其實這篇文有點跟原文對幹的意思,身為資淺軟體工程師這麼做好像有點不識大體,不過…反正我這個小咖 blog 也沒人看,大概也沒差,而且大部分的內容,多半去看<人月神話>就有了XDD。

十倍軟體生產力是否存在?我的答案是:Yes,肯定的 Yes
這件事情不單純在軟體,各行各業都是如此,熟練的高手能得到比一般平庸的操作員數倍的生產力,軟體奇特之處在於,生產力可以高到十倍甚至更高之譜,遠超過其他行業頂尖高手和一般人之間的差距。
箇中原因,在人月神話裡面已經有解釋:軟體是人類有史以來發明過最複雜的東西,是邏輯和數學的直接表達,寫好軟體就是一次次表達腦中的虛擬結構,而頂尖的腦袋的虛擬能力,遠在一般腦袋之上;之前就有個<學長告誡>:不要去問數學高手(aka 拿了兩次數奧金牌)數學問題,他講的話你聽不懂--他們虛疑化的層次遠超過你,你要想三步的東西他一步就講完了。
學會寫程式之後(差不多就大學吧),認識的很多很強的高手,真的是活生生體會到所謂的十倍-百倍生產力這件事,這些人現在要不是在 Google 大殺四方就是創業去了。
自己有時多少也會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那個程度,而且我相信,諸位軟體工程師的生涯中,一定也遇到過非常多10倍生產力的高手,也因此原本這篇貼文,才會獲得了如此大的迴響。

於是我們回到文中的大哉問:如果已經有了頂尖、十倍生產力的軟體工程師,那為何需要平庸工程師(就像我這種)?
軟體世界不是人多好辦事,但人少不成事。
原作者用了三個月的時間,改寫數萬行的程式為數千行漂亮的程式碼,非常厲害。
但一個 LInux 核心到現在有兩千萬行程式碼,如果像他這樣三個月估且算一萬行好了,要花 6000 個月,也就是 500 年才能寫完,這是可以接受的嗎?chrome 瀏覽器 500 萬行,firefox 一千萬行,每個都要十倍工程師孜孜不倦花好幾年手工打造嗎?還不要提現下消費者是每半年到一年要看到一次改版噢。
https://www.quora.com/What-is-the-biggest-program-lines-of-code-ever-made
這還不算上自己腦袋打結的時間,更不用提即便是天才也會有他的盲點,學的知識的它的上限,懂CPU的不一定懂網路,會演算法的可能不善於實作,懂資訊安全的可能不會硬碟……,系統長大之後會出現許多測試整合的工作,單打獨鬥鐵定有一個上限存在。
大型軟體本來就要綜合眾人之力,這又回到本來的問題:集合眾人就要溝通問題本質的數學邏輯,然後發生誤解跟整合問題,就算團隊全部都是10倍生產力工程師也無可倖免,以前總以為一流的軟體公司,像什麼 Google, Amazon 什麼的,裡面的程式一定都是藝術品等級,後來問問任職的同學,才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,有點年紀的大公司,軟體總是變成一團屎,還聽說過有幾個檔案變成 magic code ,根本沒人敢動的。
在跟強者我同學一哥聊天時,就有說到:「公司花錢請你來是要解決問題,不是把公司的東西變藝術品」、「每家公司都有鳥事,所以沒方向的話就選薪水高的」聽起來很世儈,但現實如此。

其實這幾年來,一直覺得台灣軟體最大的問題,並不是我們沒有夠多的10倍生產力軟體工程師,10倍軟體工程師本身就是一個異數,也許培養一群人裡,比例也就這麼多;更何況,過度看重十倍軟體工程師,顯然把世界想得太簡單,以為不管什麼問題,只要派出一位10倍軟體工程師都能迎刃而解,但很多問題卻不是如此。
我覺得我們最缺的,是培育出許多平庸的軟體工程師之後,如何拉一位 10倍軟體工程師,把大家組織成部隊來打群架(順帶一提,所謂的平庸工程師, 是指:給定一個嚴謹的規格,可以四平八穩完成開發,不要寫出會 buffer overflow 之類的低級錯誤,足矣。),我們很喜歡強調個人能力不足,但現在這個時代,就是要靠打群架才能打勝仗,如何把 10 位平庸的工程師組織起來,搭配一位 10 倍生產力的工程師,變成 50 倍生產力的團隊?只靠單打獨鬥,我們要如何挑戰百萬行甚至千萬行的系統?
也許哪天我們會看到:原本千萬行的程式,大家一起重寫的只剩下百萬行,功能不變,效能更好,而且架構儼然。前幾天完成 Alpha 版之後,大家不禁開瓶慶祝,笑聲充斥整個辦公室。

這大概才是台灣要追求的方向。

話又說回來,其實寫程式就只是寫程式,就算不寫程式跑去教書,腦袋還是可以想程式邏輯;上班寫無聊的程式,下班還是可以繼續學有趣的東西;就算當管理職不寫程式,把軟體架構切好,交給下面的團隊幫忙開發,對專案就沒有任何助益?誰說只有寫程式,還要寫得快又寫得漂亮才能貢獻社會?
理論上我們可以用寫程式數倍的時間,一行一行驗證我們的程式碼有沒有問題,把程式改到完全不會出錯,但世界不鳥這些,<不吃飯不睡覺,打起精神數鈔票>比較重要,程式當掉資料飛了,跟客戶土下座就好,反正沒有一次土下座解決不了的問題,如果有,就兩次。
寫程式其實沒有這麼偉大。

我們持續寫下去,只是因為寫程式很快樂,解決問題很快樂,重新打造輪子很快樂(等等…),覺得自己又變厲害了很快樂,完成大系統裡的小螺絲,很快樂
每位程式設計師,其實都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